海上乘槎侣,仙人萼绿华

【阴阳师同人/狗崽】丹雪谣

梅花树下亲亲



 丹雪谣



天空呈现出一种随手便可撩下一片云絮的单薄质感,脚下踏着的山河大地覆盖在一层青霜之下,既存岩峦遥望的稳重,又富苍雪轻舞的盈秀。

 

山崖边一株老枝横虬的梅树本开得浓烈,每一瓣都充满凌霜的勃郁生机,然而这山雪一落,即刻削去她半分的锐利,成就白茫茫幕景中一位持重的绛唇处子。

 

乍看之下,原以为天地间唯此一抹颜色,然细而视之,便可见另有一块鸦色点缀其间。

 

黑翅的大妖怪从身后扣住妖狐的十指,将这小兽困在自己与树干之间,低下头,拿舌尖研墨一般,一寸一寸舐舔耳朵上那圈极致柔软的小骨。

 

妖狐别过脸,大天狗便自耳尖一路吻至他眉心,点了鼻尖,却堪堪略过嘴唇。妖狐舔了舔嘴儿,贴着大天狗的侧颊几番迎上去,这大妖怪却有意躲着他,片刻后埋首到颈间,发丝磨着妖狐下颔。这狐狸是怕痒的,不由笑出声音来,内心却是愤愤的,吃不到嘴的葡萄最酸,酸的口中生津。

 

见妖狐安分地撑在树上,大天狗松开手,瞬间在掌心凝了一团小小的风刃。前几日阿爸刚给买的!妖狐急歪歪伸手去揽碎裂的布料。大天狗凑到他耳边,端了极轻极柔的声音,乖,等会儿告诉我喜欢什么式样,给你买身新的。妖狐被他这低哑的一声迷了个七荤八素,转回头,抿了嘴不再说话。

 

姑且、姑且宽宥一下这可怜的家伙吧……

 

 

大天狗吮吻妖狐后颈血脉清晰的皮肉,里面奔腾着滚烫的河流。雪白优美的弧线被点了几笔红痕,还以为是树上的落梅。大天狗无法停止想象,如果妖狐的蝴蝶骨上也长出一对翅膀,到底会是怎样一副样子。

 

丰实的羽翼,卷起一丛晴岚,将地上似沙的雪粒刮得漫天飞舞,他们可以一块乘风而行,飞过千山的暮雪,平安京的城阁,云销雨霁后的原野。

 

浓长的睫毛擦在妖狐冻得略微发青的脊背上,他的后脑勺仿佛连着一根巨大的经脉,突突跳将个不停,震得他浑身发麻。

 

想必那也是初雪般干净洁白的颜色吧。

 

 

头顶枝上的一朵承不了积雪的重量,啪嗒一下落到妖狐凹陷的后腰上。花蕊里含着的雪化成一汪清水,沿花瓣的纹路细细流淌,倾倒在皮肤上,琼浆玉露一般晶莹。瓷白的肌理合着鲜妍的梅花,刺激所有的感官。

 

什么东西?妖狐觉得这温度辣烈,回手去捞,大天狗扣住他双腕,制住作乱的手,方垂下头,半含了花,轻轻衔起来。

 

尚有些雪粒嵌进了层层叠叠的花瓣里,触到这妖怪的体温,漓漓淋在唇皮上,冻得那片肌肤不复以往浅淡的颜色,愈发显得润泽丰盈起来。花中君子的清傲之姿于此时看来另有一番妩媚多情,转着脉脉的流光,仿佛这只狐狸常有着的狡黠而灵动的神色。

 

妖狐回头看着他,那双仿佛倾露爱意的眼睛,被丹砂点染过似的嘴唇,口中半露一截的落梅,脸不知为何突然腾地烧起来。那时他以为自己也是正爱着他的。

 

啊啊,吻住小生吧,现在,立刻,马上。

 

妖狐张开双臂环住大天狗,那对黑如永夜的翅膀将他们包裹在微暖的温度里。大天狗贴上他的嘴唇,舌头卷着花袭入口中,花瓣瞬间变得潮濡,碎裂在湿热的口腔里,余香满满。

 

 

若不是狐尾在动,还以为那也是雪块呢。

 

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。

 
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余生不弹 | Powered by LOFTER